您的位置:首页>教育问答>

学校学生会该不该被取消

大学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大学前的我们是学生,大学中的我们却不仅仅是学生。根据我国的法定上学年龄,大一的学生普遍在19岁左右,在这个年龄里学生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独立生活。

都说大学是个小社会,独立打理生活费的,处理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大学中丰富的课余生活让学生们更加迅速地接触着社会,在大学中逐渐转变,变得知世故,懂得在这个社会上就是存在着无法明说的潜规则。

有时候社会总会提出一个质疑的声音,为什么90后00后的大学生和老一辈的大学生那么不一样,为什么他们的身上显示的更多的是自私自利,好像全世界他最委屈最辛苦。

而这种现象更是慢慢的在大学中体现出来。在学校的学生会里利己主义当道,阶层划分严重,不干实事,这种情况下的学校"学生会"到底该不该被取消?

如果说大学和初中高中有什么不同,除了教育以及学生的社会的认知度大有不同外。大学不仅是步入社会的铺路石,国家在对大学生的各项扶助鼓励政策,一笔一笔的奖学金更是初中高中没有的。

而管理这批奖学金的是学校是各个学院的老师,当这笔奖学金无法成为正向鼓励学生们学习的激励,就必然会引起学生们不靠实力靠关系虚荣巴结的行为。而学生会的本质就是一个帮助老师管理学生的组织。

多少学生会打着锻炼自己的能力,感受多姿多彩大学生活的幌子然后把学生当作免费的劳动力。学生会就如同奖学金一样,可以帮助老师管理提高学生能力,也能成为一个虚荣,一个师生勾结互利互惠私吞成绩优秀同学的奖学金的小官场。

学生会是否取缔,关键不在学生会怎么样,而是在学生会如何管理。

暗箱操作

谈到学生会的乱象,暗箱操作从来都是无法避免的。2020年,张某作为班级里成绩第一在评选国家5000元奖学金时,却遭到了班长和学委的暗箱操作。学委作为班级第二是学生会干部,素来就与班长和导员关系亲密。

张某说:"我的成绩排第一,她的成绩排第二,本来我心里也没有底综测能不能排第一,因为她又是班干部又是学生会部长,综测肯定要加分的,但综测成绩就摆在那里,我是第一她是第二这是事实,我的奖学金凭什么被她私吞了。"

原来在上交成绩的时候在班长的帮助下张某和学委两个人的位置掉了个。

在综测成绩交给老师前,张某一次又一次的向班长反应成绩有错误,班长却闻若未闻,甚至在张某一次又一次地逼问下利用龙8入口不对等的优势向张某编造谎言说成绩已上交无法更改,想更改自己找老师,吃准了张某沉默不喜欢挑事的性格。

张某大学四年一直默默读书想丰富自己的专业知识补贴家人,此时的她马上要面临毕业,但她不想再忍下去,1000元对学委的家庭没有什么,确可以作为她一个月的生活费。

这次的她不想再沉默下去,于是她又去找老师调节问题,但老师的态度更是让她认识到学生会这么的令人厌恶恶心。

老师根本不想替她解决问题,只觉得自己给他找了个麻烦,一遍又一遍的你确定,甚至说出:"再被查出来有问题,毕业你都毕不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奖学金闹到最后宛如张某再无理取闹。

大学中老师不再像初中高中的班主任一样天天在教室里,因为大学的生活更多的就是自我管理,上课下课回寝室做兼职,在课余时间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所以老师选择通过班干部学生会联系学生。

因为学生之间的联络总是更加便捷快速的,班干部和学生会成员在这其中充当领导者的职位也可以锻炼自己的组织能力调节能力。

可这其中老师过度的放权,让学生会的一些有私心的干事觉得有机可乘,而一些老师为了省事对学生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是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学生会便会失去本来的意义,老师们培养出来的不是有能力的学生干部而是一批以利己主义为荣的小小鼠辈。

官僚化严重

大学生无论是否已经经济独立在大学里都应该是学生的身份,官僚化看似与大学生毫不相关,但在一些学生会里却发展出了小朝廷似的组织。2019年8月份,中国传媒大学学姐在新生群里的一番言论在一瞬间点燃了曾经在大学里被学长学姐摆架子施官威的同学的怒火。

该学姐列出了以下一系列的要求,加微信要挑选时间不能打扰到学长学姐的休息,打招呼的内容不可以复制粘贴,方式必须为:哥/姐好,我是19文编XXX,不可以发语音,不可以不回复,对学长学姐要尊敬聊天时要使用敬词。

而一所大学里,高年级与低年级之间的年龄差距最多不会超过5岁。每个同学都曾经是大一新生,中国传媒大学这位学姐的通知没有让我们感觉到她想对对即将进入大学的学弟学妹的生活提供一些帮助和指引,只看到了这位学姐浓浓的优越感。

意图在没入学前就给学弟学妹一个下马威,确立自己高人一等的位置。这件事更不是个例,2018年11月广州华立科技职业学院5000字的手写退会检讨,浙江大学学生干部对赞助商指手画脚意图收取中介费。

蒋方舟公开吐槽自己在大学学生会亲身经历的学生会阶级分明,腐败拍马的酒桌文化等等,不禁让人们反思,学生会到底是给学生和老师是带来便利的组织,还是一群不做实事,在学生会里扮演封建社会官场不同阶级的同学自我陶醉的舞台。

如果对学生会的功利化现象不加以管理,学校的建设,学习氛围,教学环境都会随着这种自我陶醉型的学生会的发展从内部瓦解。有人说,事情总有两面性,也许这样的学生会可以让大学生更早的看到社会的阴暗面,强大自己的接受能力和适应能力。

但学校就是学习的地方,丰富的课余生活可以更好的激发学生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在作风优良的学生会下,无论是学校的管理还是学生的能力水平都会大幅度的提高。

在这样的充满不良风气下的学生会下只会败坏自己学校的名声,打消同学们学习的积极性。学生会该留,但利己主义当道,阶层划分严重,不干实事,的学生会不该留。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